柳上

青丝渐绾玉搔头 簪就三千繁华梦
簪风 浣花 檐雪 笼月

写作应当孤独,必须孤独,唯有孤独至愤怒而爆发出的文字方有价值。

漠道难度

他在沙漠遇到一名甘蔗人。手指美味,嘎吱作响,那甜味蒙蔽他的良知。

请不要记起我。
请再多忘记我一点。
当我的存在足够少时,我才能得到真正的自由和幸福吧。

自残和自渎的意义,大概都是,消减自身在此世的存在吧。

快乐轻浮而可耻。
每个现场观音乐会的人都应该体验过一种轻飘飘的,类似窒息高潮的快乐。
无形的武士烈马从洪荒里来,和着音乐鼓点,践踏过听众的鼓膜与无感。
我看见盛宴,我看见奇迹,我看见悬挂于弓弦上的生死。
最瑰丽的不过幻想。
聚众尝毒后,我们整理衣冠,彬彬有礼地招呼,离去。
预约下一次近死的快乐。

我们讲源泉。
瀑布之下,他感到什么存在冲破脑壳,流过脸颊,身躯,混入水中。
那是美?罪恶?无法则的怪异?
他拒绝知晓。

从空之中,才能生发出有。
于是,他不得不闭门谢客,将自己与秒针的足声一同关进虚无中。

活会产生巨大的惯性,人又靠惯性活下去。
好想哭啊。

只是想平静地接受死这个结果而已。

自我定义的人会去定义别人,自我鄙薄的人会去鄙薄别人。